❧極簡奢華❧享受一個人的旅行☃

關於部落格
& 來一段奇幻與華麗的冒險 &
  • 419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邊緣的男同志 ★

想像一下,按一般估算,全台灣有將近十分之一的同志人口也就是兩百三十萬人左右。如果用最粗糙的的假設將這些人切為男同性戀、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的話,那麼男同性戀至少有五十六萬人。今天你突然空虛難耐的連上UT聊天室,北部四百多人,南部三百多人,中部三百多人,東部兩百多人,於是乎,一時之間你發現了一千多位飢腸轆轆的男同性戀急著約炮( 親愛的,莫忘這其中不乏純粹找聊找抱睡 )。你感到一陣暈眩︰整整五十六萬人之中,竟然只有2%的人和你一樣開放,剩下的五十五萬多人哪裡去了? 或許你喜歡更刺激的遊戲諸如多人性交或者是用藥性愛,在一千多筆的帳號,還剩下多少志同道合的"同志"呢?又或者你只是好奇,於是乎你必須找個能匿名發文的小角落可憐兮兮盼望望有好心人士稍加指點,從來沒有聽過哪個分享伴侶貞堅之情的人需要如此的窩在邊緣。 你是如此的見不得人,稍加不慎就有數以萬計的血盆大口叫囂著︰你這個骯髒的賤人窩齪的玩咖。你困惑著為自己辯解︰我不偷不搶不姦不騙,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這些責難不需要認真的回答你,畢竟一人一口口水就足以淹死你了,這就是主流,他從不需要認真的為自己辯解,因為它就是共識就是規範就是真理。 【 他們只剩下性 ? 】 你聽見隔壁桌的幾個男同性戀笑談著︰昨天被幹得多爽、誰又幹上了誰等等。你感到一陣不適,這些男同性戀為何總是如此膚淺? 你聽見隔壁桌的幾個男同性戀笑談著︰昨天被幹得多爽、誰又幹上了誰等等。你感到一陣不適,這些男同性戀為何總是如此膚淺? 這些性的言論,很多時候是最表層最輕鬆的玩笑,如果你的同性戀朋友僅是跟你聊這些,該擔憂的,或許不是同性戀只剩下性的問題,而是你們之間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話題永遠只能圍繞在屌的長度和菊花盛開的程度打轉呢?是男同性戀間的閒聊就只有性,還是你們的交情不過是那話兒罷了。 【 蕭雞掰才是王道 ? 】 同志大遊行的舞台上六位男女同志脫光光,那些肉慾的身體如此赤裸,讓你感到自己好邊緣、好無奈,但親愛的,你身邊是兩萬多名衣著蔽體的同志朋友啊。 原來奇裝異服不是王道,只是一種假象罷了,他之所以引起你的錯覺甚至情感上的誤解,正在於他是如此的邊緣以至於醒目。如果這是一種主流的話,我相信我們應該安排個男同性戀在表演舞台穿衣服的活動當然,我們總是不能理解為何某些同性戀喜歡招搖過市,當一對白髮夫妻手牽手走過我們眼前時令人備感溫馨,當一對年輕男女當街擁吻時是如此甜蜜,當一對男男伴侶開始摟摟抱抱的時候,突然之間風雲變色 -- 你低估著,幹,可不可以不要那麼愛現?︰最好從內衣襯衫到西裝外套一應具全。 你覺得自己好可憐,不能像那些顯而易見的男同性戀一樣囂張,平日要和一群異男鬼混假裝跟著他們一樣欣羨巨乳,親戚問起婚姻關係開始閃爍其詞,你用各種理由說服自己別人知不知道你是同志對於你和愛人的相處完全沒有影響︰當然,我們可以想像你堅信摯愛沒有親人祝福無妨、生離死別無法公開哀悼無妨、員工攜伴旅遊宣稱自己單身無妨、你有很多時間活得如此虛假無妨。 為了讓這一切的失落獲得安慰與補償,有些人替自己想了個美妙的稱號,他們封自己為低調的男同性戀。噢,低調,這是華人社會多麼崇高的美德啊。晃若低調這項美德,可以完全彌補自己失去那些基本人性尊嚴所感到的空虛。 親愛的,你不一定要出櫃,但你是否能感受到自己被櫃子所絆住的生命呢?還是你最終選擇掩耳盜鈴的宣稱櫃子並不存在,如同總是有些人喜歡宣稱︰這個社會沒人在歧視同性戀嗎一般。 【 被壟斷的同志運動? 】 總是有那麼一些說法,認為有心人士老是會假藉替男同性戀發聲之名,從中獲得權勢甚至名利雙收,這真是一種令人困惑的想像︰如果有人撰寫一些社論或是聲明,又或者在媒體上面發聲,不吃巧克力棒的馬英九就會邀他入閣嗎﹖還是他可以拿著履歷找工作時大肆誇耀︰嘿,我搞過同志運動呢? 根據McAdam對於美國六零年代民權運動者的研究,他發現參與社會運動者往往因為付出額外的心力因此再投入職業市場的時間較晚,此外,這些人的平均收入也相對的低︰畢竟他們對於幫企業公作的樂趣小於為人民服務。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於名利雙收的追求而參與社會運動絕對是不智之舉,更何況這個運動和菊花叢息息相關? 你質疑這些人形成了一種主流意見,但有趣的是這些人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呼籲各式各樣的性主體要站出來發聲,讓運動能夠更多元更有活力。此時你反而卻步 , 和你低調的形像完全無法吻合,於是你繼續有人說他會舉辦各式各樣的聯誼活動來作社會運動,但親愛的,這難道不更像是在奠定自己的私人網絡嗎?我想到一對關於圈內的同志伴侶的閒話,一個醫生一個律師,最愛辦的就是律師和醫師聯誼,然後一對對雙宿雙飛就可以過著高枕無憂的文化精英生活。臥在沙發上作在電腦前幹譙那些自以為的運動人士。 如果這種高級知識份子聯歡真的那麼有社會行動力,不禁讓人好奇,為何幾年下來,男同性戀無論在醫療照護體系、或者是司法保障體系的地位依舊沒有什麼改變呢? 【 有人說過邊緣男同性戀嗎? 】 當他說出自己和男友交往多年,期間雙方都會找別人發生性關係時,一些曖昧的訕笑,一些不置可否的表情,更甚是一些嫌惡的面容,我突然理解到沒有人可以真的理解他所擁有的親密關係,沒有可以懂他的生命經驗,他離他們太遠,以致如此邊緣。 當我在老年男同性戀的講座上,一名五十多歲的長者發言,當他說出︰我發現自己是同性...那個同志...。這個隨即改口的動作是多麼的另人痛心,當我們戲稱自己是玻璃是屁精是妖是仙的時候,他卻要緊張的修掉同性戀這個或許現下已無人在乎的稱謂。 在花蓮,他們約去看海,他卻總是和他隔著幾步距離,甚至不敢同他走到燈光較亮的地方,他終於感到不耐,他怯抬起頭來,怯怯的問道︰是不是像我們這樣的人,都是出生在有問題的家庭,所以心裡不太正常? 親愛的,在性別主流化的今天,有人跟你說過邊緣男同性戀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