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簡奢華❧享受一個人的旅行☃

關於部落格
& 來一段奇幻與華麗的冒險 &
  • 419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開卷看世界﹕哥哥仔美好的性別路向

因認識貧乏,我們價值觀念裏往往充滿既定而失實的印象﹕基佬不是娘娘腔就是色情狂,人妖一定變態,妓女的身世肯定坎坷,周身賤格。 《性路無疆——深圳男性性工作者口述歷史》是本難得的結集,讓我們有機會聽聽生活於另一處境與文化下的朋友的經歷,發現賣淫及男同性戀並不是想像中的污穢與厭惡。 應有盡有 任君選擇 主流媒體善把事情約化,使一切流於既定形象。賣淫的,就應是身世坎坷,走投無路不情願地出賣肉體。我們當然不要偏見不要歧視,但糾正誤解時,也不能掩蓋行內問題或部分從業員悲慘的過去。畢竟,大家要看到的,正是紛陳的歷史洪流。 1.阿力幾歲大就要走七八公里山路上幼兒園,十一歲喪父而跟隨媽媽投靠好賭的繼父,每次吃飯總有搶着吃的感覺。 2.小強來自廣西山區,讀書時一天三餐只花九毫,白飯青菜沒一點肉,有機會讀至初中已是家裏最幸運的。 3.阿杰覺得當哥哥仔沒有了自由,只有服從媽咪(中介人)指示。生活被嚴密控制,群居,不太有獨自外出的機會,甚至被沒收身分證,被拍下艷照作為痛腳。穿著透明內褲站台演出時,尊嚴早死無全屍。後來,他因沒有保護自己而染上梅毒與愛滋。 4.Daniel是大學畢業生,家境相當不錯,外公是在新加坡出生的高級知識分子,外婆是台灣人。 阿力很享受當哥哥仔,既有性滿足又有可觀收入,何樂而不為?他有男朋友又有女朋友,試過三人大被同眠左擁右抱。跨性別的上官靈靈做個體戶,當街女自由自在找大屁股客人。他/她是為性而活,沒有男人日子不知怎樣過。阿貓一入行便當紅,曾一天接待九個客人,月入過萬而感到自豪,並為鄉下家人提供富足的生活,高興非常。現在,他更尋得感情穩固而踏實的香港男朋友,每每到香港都跟其男朋友的父母同住。誰說哥哥仔不能覓得真愛,享受美滿幸福的家庭生活? 活着不是只有性 中國發展不平衡的狀况影響着每一個人。於農村、鄉鎮成長的出路只有一條﹕往城市闖。哥哥仔也是民工潮裏的一員,賣淫只不過是眾多工種的其中一種。哪裏有親戚朋友介紹工作,人就到哪裏去;這裏的媽咪不好客人不多,就往另一個城市走。一幕一幕民工尋找生存空間的歷程,是當代中國社會的狀况。漂泊感,是賣淫業的特性。無論來自山東、安徽、四川或廣西,哥哥仔最終落戶深圳,再找機會到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方賺錢。他們經常四處闖蕩,沒有固定工作場所與生活環境,不知自己身在何方。自己如是,工作上的朋友亦如是,因而難以建立固定的友儕網絡。而繼續選擇這工作,全因收入比一般工作高好幾倍,上萬元月薪也不為奇。內地人以家為先,供養父母是必然責任。除日常開銷,弟妹要讀書、父母要看醫生或蓋新房子等,全是哥哥仔扛上肩的責任,也是中國絕大多數民工的責任。 情愛觀念不須確定 內地人,十來歲開始關心結婚問題,過了廿五歲還沒有伴侶,三十歲沒有小孩,人家會覺得你有問題。所有人假設自己喜歡異性,當發現傾慕同性時,便有點不知所措,如小強曾想過去找醫生看,小米的已婚客人買過服務後心慌得哭出來。的確,我們都活在異性戀的「保護罩」下,見慣世面的哥哥仔亦逃不了。小不點有典型的女性心態,喜歡具男人味的直男,又會與其女人爭風呷醋,誓要引到人家男友上牀以證明自己的價值。阿力與上官靈靈不太看得起娘娘腔的,完全是對男子氣慨的盲目要求。他們對於性、同性戀及性身分的看法亦很有趣。性,是工作,與感情無關。哥哥仔與哥哥仔成為情侶並不鮮見,各有各賣,向基督教性與愛合一的主張說不。他們與客人的關係又千變萬化。他們賣的是快樂與接受,性只是中介。阿杰接受殘障客人,填補社會對殘障同志性需要的漠視。Daniel與小米覺得自己像個心理輔導員。客人買性不一定在於發泄,更多時是想找個伴。同性性取向不一定與生俱來,「變成」同志的想法仍然存在。而曾跟同性發生關係又不一定是同性戀,轉頭又可繼續直男生活。上官靈靈對自己的跨性別身分更令人摸不着頭腦。他/她本身喜歡擁有男性身體,卻不喜歡同志。故他/她只做隆胸手術,以辣妹形象吸引直男。客人買性時,往往誤以為進行陰道交易。到底他/她是男或女?是直是彎?是擁有男性身體的直女?還是貼上酷兒(QUEER)封條蓋棺定論罷了? 因有你們,所以美好 紛陳,本是現實的原貌。我們可能要退一步,自省對性、性別、性取向及情愛的想法。該書除確認哥哥仔社群的存在,給每個從業員充權(empower),脫離「全世界只得我一個」的孤絕想法外,同時也是建立大眾討論性工作議題的平台。愈多人討論,賣淫就愈能變得正當。就如近年NGO為姐姐仔爭取權益,學者電影人以妓女為題撰寫報告拍成電影,姐姐仔才慢慢變得不是太大問題。賣淫,本不是什麼問題。因有性工作者的存在,我們才能發現社會的多元與可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